坤和助孕

坤和助孕妈妈

坤和助孕 > 坤和助孕妈妈 >
知道他利用我做代孕妈妈后,我疯狂的做下后悔
文章来源:http://daiyungs.net  发布日期:2019-08-06

讲述:李小妆

文字整理:情感砖家

我从没有想过,我会和一个陌生男人在荒郊野外度过一夜。

他叫苏沐阳,一个小时前,我们还是两个世界里的平行线。现在却围着一堆柴火在吃东西,喝酒。酒是填平陌生沟壑的最佳物质,几杯下肚,我们的话就多了起来,从小时候的趣事到现今职场上的艰难,两人间熟稔的如同老朋友。

在酒精的作用下,我对苏沐阳渐渐的起了化学反应。他真是个英俊的男人,多情的线条,立体的轮廓,笑起来的嘴角微微斜着,正是我心目中白马男子的形像。

苏沐阳年看我的眼神也在悄然发生了变化。软软的,甜甜的,简直就是我所喜欢的阿尔卑斯奶糖。

一只夜鸟突然从我们头上飞过,发出了似哭似笑的尖利叫声。我吓得一下子扑进了苏沐阳的怀中。他仅用五秒钟的时间思考,然后抱住我说,没事的,有我呢。

我把自己使劲往他怀里拱了拱,心里暗自窃笑,真该感谢那只不知名的夜鸟。

苏沐阳的眼中有一种东西悄然的烧燃起来。我看着他,轻轻地咬了下柔软的唇。这个动作无意间让他眼里的火苗迅速蔓延,他对着我吻了下来,由浅尝到疯狂的汲取。我不由自主地闭上眼睛,回应着他。他的手指轻巧的滑过我的锁骨,在我身上制造了一个又一个战栗。强大的电流在我体内噼噼啪啪冒着蓝色的火星。他粗重的喘息声感染了我,我听到了花开大同不孕不育吧的声音,任由他一路攻城掠地,在我的体内横冲直撞。

我在公司的拓展培训中掉队了。在这崇山峻岭间,电话几乎没有信号。我不得不走向盘山公路,想搭一辆顺风车回去。

天快黑时,一辆黑色的奥迪A6在我身边停了下来,车窗里伸出一张棱角分明的脸,穿着蓝条的名牌T恤,浑身散发出让人信服的凌利感。

听我讲述后,他打开车门让我上车,问我去哪?顺路的话把我送到目的地,不顺路就把我捎到山下的车站。我说出家的地址。他讶然的说,这么巧?我们在一个城市。

我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巧。

他递来的名片上显示,他叫苏沐阳,是一家很有名的电器连锁店经理。我礼貌地递过了我的。他说你脂粉未施就很漂亮了,干嘛还要叫“施小妆”呢?不过这个名字很有韵味。

他的声音可真好听,但我只是矜持地笑笑,没有多说话。

不孕不育女方需要做什么检查

没走多远就堵车了,我们决定绕近道回去,没想到车子却在半道上抛锚了。这是一条原生态的道路,天擦黑后除了我们,就再也没见到一辆车。救援电话也打不通。此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,处于这种状况,着急也是无用的,我们反倒坦然下来。幸好苏沐阳的车上有食物和水。扭亮应急灯,在地上铺上几张报纸,我们席地而坐开始进食。

我回到家里,已经是第二天中午时分了。

昨晚激情过后,苏沐阳渐渐的冷静下来,他说小妆对不起,我是个有家室的男人,不能给你将来。你开个条件,如果是金钱所能补偿的,我尽力做到。

这么优秀的男人,怎么可能保留到让我发现呢?我的泪流了出来,说这一切是你情我愿的,怎么能怪你呢?

他紧紧的抱住了我,说你真是一个可心的女孩子,如果早点遇到你,我想我会爱上你的。

我把自己挤进他的胸膛里,使劲嗅着他的一切,吻着他,泪越来越凶猛。他也感觉到了离别的悲哀,回应着我。我们迅速点燃了彼此,陷入了再次的疯狂。

天亮时,一位路过的热心司机帮忙修好了车。

苏沐阳将我送到了楼下,看着我红肿的眼睛,他坚持要送我上去,被我婉拒了。

爱情中快刀斩乱麻总比钝刀子要轻松些。

我以为从那天起,我和苏沐阳就是一个世界里的陌路人了,没想到命运的手这么反复无常。一个月后,我因轻微的肠胃炎去医院就诊时,再次遇到了苏沐阳。

他满脸关切地问我怎么啦?我递上了诊断证明,他看后有了些许的放心,却又问:你怎么瘦了?

我的眼圈迅速红了。

茶馆里,两杯碧螺春,两张写满心思的脸,两张欲言又止的唇。

我主动打破沉默,问他去医院做什么?

他吱唔着没有回答,但脸色并不轻松。他的样子引起了我的猜疑,难道他得了什么不治之症?

我的心顿时揪的生疼,果敢地握住了他的手,说告诉我好吗?我不想说太多,但你应该知道的……

他是个聪明的男人,他一定明白,我爱他,那天晚上我就深深爱上了他。

苏沐阳叹了口气,用大手将我的手反包抄住,说小妆你真是个傻孩子。我没事的,不是你想像的那样,我只是去医院验取精子……我想拥有一个自己的孩子!

看着我惊诧的眼神,他低声说,我太太的卵子成活率很低,我们商量好,用我的精子和捐献者的卵子结合后,植回我太太的子宫内。这样既保证孩子是我的亲骨肉,又能满足她当母亲的心愿。

一个大胆的想法迅速诞生了。我迫不及待地说,卵子由我来捐行吗?我不能拥有你,就和你拥有一个孩子。

苏沐阳没想到我会这样,他犹豫半天后说不行,万一我太太知道孩子是我们两个的,那么……

我的眼泪涌了出来,说你知道吗?我已经不可自拔的爱上你了……我不会和她抢孩子的,只是想让我的爱以生命的形式得到延续。

苏沐阳还在犹豫。我很伤心地说,看来你一点也不喜欢我,那就算了,就当我没说。

我摇摇欲缀地拿起包准备走人。他拦下我,握着我的手说,我怎么会不喜欢你呢?但我们是不能在一起的。

看到他仍下不了决心,我哭着向他保证,我将来不会认那个孩子的。我只是想和你拥有一个孩子。

他点点同意了。

计划进展的很顺得,我和苏沐阳的孩子植入了他妻子林静的子宫里,现在已经五个月了。

那天半夜,苏沐阳兴奋地发来信息:小妆,孩子会动了,我感觉到她/他在踢我呢。我没有回复,把手放在自己平平的肚子上,泪流成河。我的孩子在另一个女人的肚子里,我最爱的男人在抚摸着另一个女人的肚皮。

几个月后,林静在医院生下了一个漂亮的女儿,苏沐阳为孩子起名叫苏思妆。

不管我原意不愿意,我的生命被思念给填充满了,房间里到处挂着相片,有女儿一个人的,有他们父女俩合影的。夜深人静的时候,我挨个把他们亲个遍才能入睡。

因为他们是我的孩子和我的男人!

思念是世界上最折磨人的东西,我的身体迅速的消瘦下去。一个夜晚,我控制不住自己,徘徊在苏沐阳家的楼下,看着窗户上林静抱着孩子的影子,泣不成声。

一个男人从身后将我拥进了怀里。一年多了,每一个午夜,我都幻想着在这个怀抱里入睡。我转身抱紧了苏沐阳,对着他的肩狠狠的咬了下去,泪水浸透了他的衬衫。

那晚苏沐阳坚持把我送上了楼。打开门,看到满墙的相片后,他惊呆了,泪从的他的眼眶中汹涌而出。他抱紧了我,说小妆对不起啊,都怪我……

我拉着他,一张张像片的触摸,让他看相片上发皱的地方,那是我吻过的痕迹。有的在女儿的脸上,有的在他的唇上。

苏沐阳不再说话,疯狂地朝我吻了下来,剥笋似的将我剥个净光。我蛇一般缠绕着他,我日思夜想的爱,终于回来了。

阑珊的夜色里,他亢奋他强大,我柔软我疯狂,我们抵死缠绵,彻夜狂欢。

那一晚,我第一次不用亲吻相片,安然入睡了。

晨曦中,我被苏沐阳的电话铃声惊醒了,是林静打来的。他轻声说昨晚加班太晚了,怕回去惊动她和女儿就睡在了办公室。

是啊,他始终是别人的老公。我一下子从幸福的云端跌回到现实的泥土里。我扭过头开始小声的啜泣。他从身后抱住了,无意中触及到我的乳房,惊讶地说,小妆,你胸部怎么会有硬块?

这么久,除了苏沐阳和女儿,别的东西再也没有引起过我的注意,包括女人最娇弱该养护的乳房。我用手摸了下,真的有硬块,而且不止一个。

几天后,诊断结果出了,苏沐阳帮我去取的——乳腺癌晚期!

  命运又和我开了一个天大玩笑!医生说癌细胞已经扩散,回力无力了。

我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,哭着乞求苏沐阳,让他好好照料女儿。我说今生是不行了,来生你不许先爱上别人,一定要等着我。

苏沐阳的心疼的拥着我说,小妆,咱们先去看病,无论花多少钱,我都要把你看好!

我推开了他,说沐阳你知道这种病扩散后是没治的。何况我是一个多少爱美的人,我不想化疗将我变得的人不人鬼不鬼。我宁愿美丽的去死,也不要苟延残喘丑陋的多活几天,如果你爱我,就不要逼我好吗?

他哽咽着点点头说,小妆我给你的太少了,在你最后的日子里,我要让你快乐。你说吧,你想要什么,除了婚姻,能给你的我全部都给你。

我泪流满面地说,你知道在这世界上,我只有你和女儿两个亲人了。我想在最后的时间里,你们能够陪我度过……

我的话越说越低,我怕苏沐阳拒绝我,因为之前我们有过协定,我不可以看孩子。

谁知道他想也没想就答应了。

一周后,我以苏沐阳远房表妹的名义住进了苏家。

苏家在公园旁边的别墅群里,四周环境非常好。苏沐阳说这种环境有利于我养病。

住进苏家后,我力所能及的帮林静做些家务和照顾女儿苏思妆。可能是母女天性吧,小思妆并不认生,看到我就露出可爱的笑容,并伸出手要我抱。

刚住进来时,林静对我非常热情。但自从邻居开玩笑说“小思妆长得和表姑真有几分相似”后对我的态度就有了转变。她开始用审视的眼光看我,甚至盘问,我和苏沐阳是怎么样的表亲?苏沐阳在家的时候,她就防贼似的防着我,决不给我们单独相处的机会。

自多我搬进来以后,林静带着小思妆睡主卧室,苏沐阳睡在另一个房间。那天半夜,我听到林静在喊苏沐阳,说小思妆好像不舒服。我不放心,趿着鞋跟了过去。林静穿着透明的睡衣,脸色潮红地看着苏沐阳,眼里写满女人的渴望。瞬间,我明白了什么,悄悄退了出来,泪水盈满了眼眶。苏沐阳正好看到了我的表情。

五分钟后,我听到他回到了自己的屋里。紧接着主卧室传来了林静的哭声。第二天早上,苏沐阳没有吃饭就走了。林静脸色很难看的坐在沙发上,小思妆的哭闹她也不管不顾。

我明白她心情不好,就抱起孩子去楼下的公园里玩了。

一个小时过去了,当我抱着女儿往回走时,却发现楼下停有警车。透过围观的人群,我看到林静躺在水泥地上,手里拿着一桶杀虫剂,旁边有一滩悚目惊心的血。苏沐阳脸色苍白的站在那里。

原来当初苏沐阳和林静想买一处环境好的房子,就相中了公园旁边的这套别墅。搬进去后,才发现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。林静小时候被毒蜂蜇过,对蜂类恐惧的要命,家里常会传出她被蜜蜂骚扰后的尖叫声。

为此苏沐阳绞尽脑汁做好一切防范措施,在阳台和窗户上全部安上了防护纱,但蜜蜂有时还会不明就以的跑进来,无奈只好往家里买了一堆的杀虫剂,卧室、客厅、书房都放有,林静随手可以拿起来对付蜜蜂。没有想到悲剧还是在我带小思妆出去时发生了,林静遭遇了蜜蜂,因为太恐惧而撞开阳台的护栏摔了下来。

看着痛不欲生的苏沐阳,我撕扯着自己的头发说,我是一个没几天活头的人,为什么死去的不是我啊?苏沐阳抱住了我,说不怪你的,小妆,别太自责了。

处理过林静的后事,不想面对伤心的往事,我们搬家走了。

好久没有笑脸的苏沐阳这天回家后很开心,说在楼下遇到了义诊的老中医,为我抓了几幅中药,说这是人家用祖传秘方配制的,可以根治乳腺癌。

我本来想说这种路边小摊你也相信?但看到他神情那么迫切,不想拂了他的彩头,只好煎药服下。

别说,吃了一段时间后,我的病情渐渐的有所好转。几个月后去医院复查,癌细胞竟然不见了。

苏沐阳喜极而泣,抱着我说,小妆,上苍真是厚爱我,以后我们一家人相亲相爱,再也不分离了。

我含泪点了点头。

其实他怎知?林静的惨剧是我一手策划的。我患的不过是普通的乳腺增生,但为了得到心爱的男人和女儿,我买通医生让他开一张假的诊断证明,并借机住进了苏家。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,我发现了林静怕蜜蜂这个毛病,就悄悄在门把手上涂抹上了蜂蜜,然后带小思妆出门,给速递公司打电话,让他们将我准备好的礼物速递给林静。林静拆开礼品盒时,里面的蜜蜂一涌而出,她想从门逃生,但门上已经落满了蜜蜂。她恐怖的向阳台退去,阳台的扶手早被我用硫酸腐蚀了,她就那样凄惨的摔到了楼下。

我用沾满血腥的手得到了幸福。我不敢想像,一旦苏沐阳知道他的善良被我的邪恶贪婪利用后,他还会爱我吗?我身体无病,但我的心却病入膏肓了,以至于夜夜梦魇。

  • 友情链接():